店铺信息
描述相符:
服务态度:
发货速度:
联系客服:
联系电话:010-80808080
工作时间:每周一至周日9:00-18:00在线
认证信息:
编辑推荐

公元610年堪称非比寻常。

就在这一年,再赴江都的隋炀帝开通了江南河,自京口至余杭全长八百里。与此同时,伊斯兰教的伟大先知穆罕默德得到了天启,而一位名叫希拉克略的人则成为拜占庭的皇帝。此后的世界,便是拜占庭、阿拉伯和隋唐帝国叱咤风云的舞台。三大帝国创造了影响世界的文明,而这文明还都与宗教有关。

那么五大宗教中,为何基督教、伊斯兰教和佛教成为世界宗教?离家出走的佛教,又如何改变基因成为禅宗?禅宗丰富了中华智慧,却为何同时也让我们错失良机?

了解基督教、伊斯兰教和佛教的历史,领略中华文明华彩乐章,请阅读“易中天中华史”新卷《禅宗兴起》。


内容简介

自从隋炀帝打通南北大运河,穆罕默德在麦加得到天启,世界就进入了洗牌的时代。洗牌风起云涌地延续了好几个世纪,从阿拉伯人建立世界大帝国,日耳曼蛮族成为欧洲新主人,直到成吉思汗的蒙古旋风横扫欧亚大陆,奥斯曼土耳其成为伊斯兰世界的主宰,拜占庭作为千年帝国落下帷幕。而基督教、伊斯兰教和佛教则成为三大世界宗教。

这就是文明的走向。

在这浪潮激荡的岁月,中华文明一方面与世界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联系,并将佛教中国化为禅宗,另方面则按照自身的趋势走向巅峰。灿烂辉煌的唐宋,正是世界文明圈的时代。

学者易中天,颠覆传统史学著作的写作方法,以优美诗意的语言、独特创新的全球视角,将用五年时间写作五部共三十六卷巨著《易中天中华史》:第一部《中华根》,第二部《第一帝国》,第三部《世界文明圈》,第四部《跌宕时代》,第五部《大变局》,现已出版前十四卷。

跟随《易中天中华史》,我们将进行一场历史寻根之旅,体验夏的质朴、商的绚烂、周的儒雅、汉的强悍、唐的四海为家八方来朝,品味宋的纤细、元的空灵,直至明的世俗,清的官腔。由此解开诸多历史的疑惑:夏商周是王朝吗?先秦诸子都是谁?魏晋风度长什么样?盛唐之音你听见过吗?当旅程结束时,我们或将明白:什么是中华根、中华梦、中华魂。


作者简介

易中天

1947年生于长沙,曾任教于武汉大学、厦门大学。现居江南某镇,潜心写作“中华史”。在易中天看来,《二十四史》基本上是“帝王家谱”,《资治通鉴》则是可供统治者借鉴的历史经验和教训。正因为如此,他认为汗牛充栋的各类中华史,大多没有全球视野和现代史观,因此他将在直觉、逻辑和证据的基础上,书写人们“不知道和想知道”的历史。

已出版作品:《易中天文集》(1-16卷),《易中天中华史》(1-14卷)。


目录

第一章 拜占庭

摇晃的帝国

基督让人为难

流放教皇

上帝的愤怒

给野蛮人加冕

第二章 阿拉伯

半岛

先知

伊斯兰

帝国

告别巴格达

第三章 禅

真经与净土

禅宗故事

六祖惠能

立地成佛

否定之否定

第四章 佛教中国化

法难与自救

人间佛法

时代精神

通往自由之路

改变中国

第五章 大洗牌

搅局

地中海

走向世界

王权与教权

错失良机


节选

否定之否定

丹霞天然骑在了僧徒的脖子上。

这个胡作非为的人是惠能的四世法孙。由于当时流行在法号前面加山名、地名、寺名,所以叫丹霞天然——丹霞是山名,天然是法号。实际上他原本是儒家,只因为在赴京赶考途中遇到一位学佛的禅者,才彻底改变了人生。

禅者问:施主到哪里去?

丹霞天然说:考公务员。

禅者说:当公务员哪里比得上做活菩萨?

一句话点醒梦中人,丹霞天然立即改道江西去见惠能的三世法孙马祖道一,却被马祖一球踢到石头希迁那里。因为丹霞天然见了老师也不说话,只是用手托着额头,意思是要剃度。马祖知道来者不善,便将这烫手山芋扔了出去。

来到南岳衡山的丹霞天然故技重演,石头希迁却不吃他那一套,让他进了厨房。有一天,希迁让学生们到佛殿前铲除杂草,丹霞天然却洗了头在他面前跪下。石头希迁只好铲除这家伙头上的“杂草”(为他剃度),丹霞天然则在剃完头发后捂住耳朵掉头就跑,又跑回马祖道一那里。

这次他直接进入僧房,将那坐禅的僧人当驴骑。

马祖道一只好来看他,然后说:我子天然。

意思大概是:你倒天真可爱。

丹霞天然却翻身跪下来说:谢恩师赐法号。

石头希迁和马祖道一,是当时最受尊崇的禅师。石头希迁剃度,马祖道一赐号,立即让丹霞天然名满天下。然而此人却依然无法无天。有一年在洛阳慧林寺,竟然将木头佛像烧了取暖。院主责问,他却拨着灰烬说是要取舍利。

院主说:木头佛像,哪来的舍利?

丹霞天然说:没舍利吗?那就再烧两尊。

啊!对待佛祖,也可以这样?

当然。禅宗五大流派之一临济宗的创始人临济义玄,就主张“逢佛杀佛,逢祖杀祖,逢罗汉杀罗汉”;惠能的六世法孙德山宣鉴则声称:这里无祖无佛,达摩是老臊胡,释迦老子是干屎橛,文殊普贤是担屎汉。这就从佛祖、菩萨再到禅宗的祖师爷,一个不少地全骂完了。

德山宣鉴的另一大壮举是烧经书,而他原本是熟读佛经反对禅宗的。他说,我们出家人千辛万苦,皓首穷经,尚且不能修成正果,岭南那野蛮人(指六祖惠能)却说什么“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”,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?便挑了一担经书去找禅师辩论,扬言要直捣龙潭剿灭禅宗。

没错,德山宣鉴去见的,正是龙潭崇信。

然而走到半路,他就挨了当头一棒。

当时,德山宣鉴向一个卖烧饼的老太太买点心。

烧饼婆婆问:法师挑的是什么书?

德山宣鉴说:《金刚经》。

烧饼婆婆说:好!我有一问。答得上来点心白送,答不上来别处去买。《金刚经》上说,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,请问法师要点哪个心?

德山宣鉴瞠目结舌。

是啊,一个烧饼婆婆的问题都回答不了,读那么多经书又有什么用?因此,到了龙潭寺,经崇信稍加点拨,德山宣鉴便豁然开朗,一把火烧掉了所有的经书。

临济义玄也不含糊。他到菩提达摩塔前,塔主问他先拜祖(菩提达摩)还是先拜佛(释迦牟尼),他的回答居然是祖佛都不拜,气得塔主火冒三丈:长老跟祖佛有仇啊?

有趣的是临济义玄的解释。

曾经有人问他:你这一堂僧人还看经吗?

临济义玄说:不看经。

那人又问:习禅吗?

临济义玄说:不习禅。

那人不懂:既不看经,又不习禅,你们都做什么?

临济义玄说:成佛呀!

奇怪!成佛就要烧佛像,烧经书吗?

是的,因为破执极难。

破执有三关:我执、法执、空执。我执,就是执著于我,不知“我由法生”。法执,就是执著于法,不知“万法皆空”。空执,就是执著于空,不知“空亦是空”。能破我执,就是罗汉。能破法执,就是菩萨。能破空执,就是佛。

但这很难。什么叫“空亦是空”?大乘佛教中观派的表述是:非有,非无,非亦有亦无,非非有非无。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:不是有,不是没有,不是又有又没有,也不是既没有有,也没有无。所以,空亦是空,亦是不空。

请问,有几个人听得懂?

也只好棒喝。

棒就是打,喝就是吼,代表人物则是临济义玄和德山宣鉴,号称“临济喝,德山棒”。后者甚至扬言:道得也三十棒,道不得也三十棒。问他道理何在,也是三十棒。

总之,跟他们学佛,不是挨打就是挨骂。

此外还有胡说八道或文不对题,比如惠能的五世法孙赵州从谂(读如审)。有人问他什么是古佛心,他答“三个婆子排班拜”;问他什么是永恒真理,他答“一个野雀儿从东飞过西”;问他什么是祖师西来意,他答“庭前柏树子”。

于是便有人问:柏树子也有佛性吗?

赵州说:有。

那人又问:什么时候成佛?

答:虚空落地时。

那人再问:虚空什么时候落地?

答:柏树子成佛时。

请问,这是回答了呢,还是没回答?

当然是回答。

其实,棒喝,胡说,呵佛骂祖,都是为了直截了当地破执。因为众生执迷,无非由于总认为有某种东西不能不“死认”。死认就执著,就不觉悟。为了破执,只好壮士断腕以身试法,拿佛、祖、经开刀。擒贼先擒王,树倒猢狲散。最神圣的都可以不当回事,还有什么可执著的?就连“我”也可以否定,比如马祖道一的法嗣兴善惟宽。

有人问兴善惟宽:狗也有佛性吗?

兴善惟宽说:有。

那人又问:和尚你有吗?

兴善惟宽说:我没有。

那人说:一切众生皆有佛性,为什么你没有?

兴善惟宽说:我不是一切众生。

那人便问:既然不是众生,莫非是佛?

兴善惟宽说:我不是佛。

那人又问:既不是佛,也不是众生,那是什么东西?

兴善惟宽说:也不是东西。

话说到这个份上,已经无话可说。什么都已否定,也就什么都不必否定。吃饭睡觉可以有,娶妻生子可以有,建功立业可以有,升官发财可以有,君臣父子、三纲五常、修齐治平等等当然更可以有。与世俗生活不矛盾,与皇权政治不矛盾,与儒家伦理也不矛盾。一切问题,通通解决。

是为“否定之否定”。

自我否定之后的佛教站稳了脚跟。与此同时,它也完成了自己的中国化,不再是外来的意识形态和思想观念,而是中华文明的组成部分。甚至可以说,没有这一步,就不会有影响世界的大唐文明,也没有中国人的习惯思维方式。这里面的种种原因和奥秘,正是我们要继续探讨的。